位置:首页 > 跨境电商 >

Netflix带给电视行业的得与失

作者:官网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7 08

随着今年年初,Netflix入驻全球超过130个国家,电视行业的新局面大势已定。

Netflix的首席执行官里德·哈斯廷斯(Reed Hastings)曾在今年1月的“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”(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)上踌躇满志地宣布,Netflix将在190个国家和地区开通直播服务,“我们正在见证新的全球电视互联网络的诞生。从新加坡到圣彼得堡,从旧金山到圣保罗,世界各地的消费者,都无需延迟,就能欣赏到电视节目和电影。”

对于行业分析师、媒体和狂热的Netflix粉丝来说,这并是新闻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意义。各国本土视频点播业务已经在疯狂地囤货,对Netflix的入侵严阵以待。

本土流媒体平台对于Netflix的戒备心并非从哈斯廷斯的这番讲话才开始的。以澳大利亚为例,这个全球竞争最为激励的视频点播市场在Netflix进驻以来的短短一年内,已经有同行公司倒毙于道边。EzyFlix.tv于2015年8月宣告关闭,成立不过两年。

另一家澳大利亚流媒体公司Quickflix也在挣扎求生。2015年第四季度,它的付费用户数下降了8%,达到91817人,利润则下降了16%,达到320万澳元(约220万美元)。其它公司肯定也多少感知到压力。

“最终,你会看到很多公司倒下,因为市场有这么多公司进来,而一个消费者只会选定一到两家,“BBC环球(BBCWW)副总裁兼非洲区总经理Joel Churcher表示。这家公司在非洲的视频点播业务去年首超传统电视业务。

“最大的挑战是找到自己的独门优势。”Churcher指出,“你必须与众不同。”

没错,许多人正是信心百倍地这样做的。

非洲Ipidi TV数字媒体部高管Andreas Lanz指出,Netflix在非洲的弱势正是其它平台借以蓬勃发展的机会,“非洲大陆的人口达到十亿,而Netflix目前给他们安排的节目包相当缺乏吸引力。它目前的节目中,最接近于非洲本土制作的作品是Idris Elba的《无境之兽》(Beasts of No Nation)”Lanz表示自己的公司很希望能在非洲本地制作内容,“我们还提供付费点播和电视点播服务的可选下载。这是Netflix没有兴趣开发的功能。Netflix开阔了非洲观众的视野,让他们知道这里并不是只有卫星电视。”

英国第四频道(Channel 4)的外语视频点播平台Walter Presents的主持人Walter Iuzzolino支持这一观点,“Netflix公司如同巨大的超市,我们则是一家卖熟食的小店。市场上百花齐放是好事,对它对我们而言都是如此。”

Walter Presents的独特卖点来自Iuzzolino本人精挑细选的节目,他的原则是只选择在母国口碑极佳的内容,这包括了冷战题材的惊悚德剧《德国83年》(Deutschland 83)和法国黑色喜剧片《Kaboul Kitchen》,“我们的策略就是把获得巨大成功的外国节目带给本地观众。我们需要的是在母国获得成功的主流电视剧或节目。”

2016年年初,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表示,他的公司将在今年的内容收购和原创节目开发上拨款超过50亿美元。这显然是一个天文数字,加上其超过7000万的订户,Netflix公司目前对于版权有着巨大的议价能力。

Netflix与其竞争对手亚马逊一直试图进军独立电影和电视市场,比如美国的圣丹斯电影节和柏林的欧洲电影市场(European Film Market)。今年1月,Netflix购买了《Audrie & Daisy》、《The Fundamentals of Caring》,以及印度喜剧《Brahman Naman》。

丹麦电视二台(TV2)的高级采购主管Anders Leifer形容Netflix出现在节目购买市场是一件改变游戏规则的大事件,“在现在的节目采购市场,窗口和独家版权极端重要。”

Leifer指出,TV2在和Netflix竞购丹麦剧集《Rita》一事可以视作电视与Netflix在未来合作的风向标。这部政治不正确的恶搞喜剧自2012年开始播出两季,后由Netflix接手,在哥本哈根电影基金(Copenhagen Film Fund)的协同资助下,又制作了第三季。

Leifer认为,“重要的是让《Rita》掌握在TV2的手中,不对内容作出任何妥协,我们要掌握独家版权。”Leifer说。 “这对本土委制公司来说,也是一个与外国流媒体巨头合作的机会。”

但对于其他一些公司,Netflix的威胁不是那么迫切。德国RTL集团喜剧和纪实节目高级副总裁Markus Küttner认为,“Netflix一方面影响了我们,影响我们思考的方式以及传播方式。但我们的观众没受到很大影响,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节目播出。此外,Netflix对传统电视媒体的影响还停留在虚构类节目和电视剧方面,威胁并不如它本可以企及的那么大。”

在一些分析家看来,Netflix全球扩张的另一个后果是,它自己可能沦为收购的目标。英国投资银行Peel Hunt媒体分析师Alex DeGroote认为,数家美国传媒巨头都有兴趣收购目前势不可挡的Netflix,“任何大型传媒集团,甚至美国的康卡斯特(Comcast),都有可能是买家。 今后几年,必将出现类似这种体量的公司收购Netflix。”

考虑到如今Netflix的市值已达329亿美元,买家将砸下天价才可能买下它。

在其他地区,本土视频点播公司和传统媒体对于应付Netflix的威胁似乎成竹在胸。

不过,如果Netflix进驻中国,一切都将改变,尽管Netflix需要闯过政策以及硬件设施这两道关卡。欧盟委员会也对Netflix和亚马逊有自己的计划,它近期要求这两家美国流媒体巨头向欧洲观众提供至少20%的本土内容,这让欧洲的本土流媒体平台多少缓了一口气。

现在,Netflix应该精耕细作自己已经进驻的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了。